• 科研教学
  • 科研工作
来自阿尔卑斯山下的飞鸿(十五)——勇于尝试
发布日期:2011-11-21 阅读次数:

         昨天下班前看了一下手术安排,只有一台腹腔镜手术比较有意思。回来以后也就没好好准备英文。第二天手术开始的时候,我发现:我错了。
    今天的morning shift很顺利,1 5分钟就搞定了。我早早地来到手术室,正好有机会看看手术前的程序。刚进手术室,就发觉患者有点奇怪。这是个男性患者,年纪很轻,但很消瘦。专业习惯使然,我就想当然地认为是个胃癌患者。事实上,这是一个良性病变患者,8个月前的他体重65公斤,当时被诊断为“食管失弛缓症”,没有很好的办法。慢慢开始出现吞咽困难,体重也直线下降,现在50公斤。期间经过一次成功德“食管内气囊扩张”,但很快症状反复。这次手术主要是切开食管下括约肌,减少下括约肌压力,利于食物下行。病人的情况是手术医生术前告诉我的(我不懂德文,病历也看不明白)。其实当时我还是不知道患者所患疾病,还好有点外科基础,术中看看也就明白了。
    患者接受了全身麻醉,很顺利,但是没有留置深静脉导管(解释是:患者术后两三天后就可进食,无需肠外营养。“有道理”)。考虑到手术时间可能比较长,麻醉医生就采取了保温措施,双上肢接上了保温装置。手术医生早早到了,放置患者体位,调整显示屏角度;洗手护士整理器械;巡回护士忙着插导尿管、消毒;洗手护士铺巾。
    开始了。进腹很顺利,一共五个孔:一个镜头、一个辅助、两个操作孔以及一个拉钩。上腹部的手术都需要将肝脏拉开,因此肝脏拉钩是不可缺少的。开始游离食管,主任进来了,主刀医师立马停下,换到一助的位置,我也就很自然地做了二助。大老板就是不一样,胃底的离断很到位,食管周围游离也很畅快,出血很少。最关键的步骤是切开食管下端的肌层,切开的距离必须足够:近端需超过扩张食管上2cm,远端超过贲门至少1 cm;而且需要尽量向两侧分离。这个部分进行的很慢,等到主任觉得满意了,等候已久的本科医生马上玩起了胃镜操作。胃镜下可以清楚的看到食管下端粘膜膨出,透光很好;再向食管内注气,没有看到气体溢出。再做了改良的“胃底折叠术成形”。这时候,我不失时机的夸奖了一句“perfect operation”,主任很高兴。乘着他高兴,我决定狠狠地捧他一下。故意问他是第一例腹腔镜完成的手术吗?主任很得意,“当然,他(本来的主刀)也做过一例,但没有成功”,“记住,他不是老板,我才是”。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我也赶紧跟着哈了起来。
    “食管失弛缓症”是一种良性疾病,发病率在万分之一左右。基本的治疗就是口服药物,往往很快就无效。“食管内气囊扩张”短期内效果很好,复发率很高。手术是该疾病的主要治疗手段,至少外科医师是这么认为的。手术分经胸和经腹两种,开放手术已经很成熟了,胸腔镜手术时有报道,但腹腔镜手术开展较少。
    在新城,不到10万人口的地方,碰到一例也许就是幸运。就是这一例病人,也要想着去尝试新的技术,减少病人的伤害。甚至,主任还说,如果再碰到这样的病人,他要尝试着在胃镜下切开食管括约肌。
    心有多高,天地就有多宽。 

(丁锦华 普外科)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