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研教学
  • 科研工作
来自阿尔卑斯山下的飞鸿(十八)——黑岑医院各学科密切协作
发布日期:2011-11-29 阅读次数:
       来维也纳进修已经有1个月了,除了感慨还是感慨,富裕的社会孕育着成熟的医疗体制,处处体现出人文关怀以及对细节的处理,医患关系非常和谐,一个月来没有看到哪个患者对医护人员吵过一次架,连抱怨声都没有听到。因为看病不用花钱,所以医生和患者的关系就像是战友,他们共同的敌人是疾病,事实上医患关系的本质应该如此。
    今天想谈一谈,这里的各学科协作。因为确实很有感慨,老外大部分做病例都能深入到到基因、病理水平,不光是医疗体制的问题,还有和他们一贯的严谨的态度以及各学科之间相当紧密的联系是分不开的。以我们呼吸科为例,我做以下解释:
        1.      呼吸科和放射科:每周三上午8:30交班后就有一个呼吸放射病例讨论,通常有一名高年制的放射科医生前来呼吸科会议室,病例都是上周内有意思或者说呼吸科医生提出来感兴趣的病人,内容不光涉及肺部本身病变,还包括头颅MRI,腰椎摄片、MRI,以及PET-CT等,甚至包括心脏彩超。这一点,对于整个呼吸科水平的提高是显然的,因为呼吸科医生的读片水平决定着这个医生的临床诊断水平,而且对于放射科来说也是一种提高,因为在病例讨论会上医生会把患者临床资料提供的相当详细,这种促进是相互的,非常值得我们学习,一开始我还以为只有偶尔1次,没有想到每周如此,我问过教授,是你们科室之间相约的还是医院制度规定的?教授回答说,当然是医院定下来的,这样做的目的是共同提高。
        2.      呼吸科和肿瘤科:每周二上午8:30交班后就是呼吸肿瘤病例讨论,通常有一名至二名高年制的肿瘤科医生前来呼吸科会议室,病例围绕呼吸科住院的需要改变治疗策略的肿瘤患者,先由上级医生汇报患者临床资料,包括影像学等,之后提出讨论目的,然后肿瘤科医生和呼吸科医生协商后共同制定出下一步的化疗方案或放疗方案。
        3.      呼吸科和病理科:病理科的细胞室就设在呼吸科的支气管镜室旁边,由2名高年制专业病理科医师以及2名护士组成,每次支气管镜毛刷或者穿刺涂片一出来,就送到涂片室,2-3分钟就能报告材料是否合格,有无恶性细胞等。这个对于呼吸科的诊断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当即涂片能省去第二次支气管镜检查的必要,减少医疗资源的浪费以及患者的痛苦,本人认为相当有必要。
        4.      呼吸科和微生物科:每周二下午130下班总交班后有一次有关微生物的讨论,有一名微生物室的主任前来呼吸科会议室,这次参与会议的人员较多,包括呼吸科门诊医生护士,支气管镜护士,各病房护士长,坐下来一起讨论的主要涉及微生物送检,阳性率,以及院感的一些内容,因为没有人翻译,所以我只能说个大概,但有一点很震惊,支气管镜室内很先进的一个洗镜器内检出一个金黄色葡萄球菌菌落,第二天全套设备都换了,我在想,这个确实比较彻底,不过得用多少金钱换来的,老外的思维就是这样。
        5.      呼吸科和心理科:每天查完房茶歇时,就能看到几个高年制的医生带着小医生前来茶歇室和呼吸科医生探讨病情,一好奇问了个究竟,原来,这里每个医院有一个很强大的心理医师团队,里面有很多心理医师,他们每天的工作就是应各临床医师的邀请跑到病房给患者做心理治疗,COPD患者抑郁,肿瘤患者刚诊断接受不了,放化疗病人不能难以耐受,囊性纤维化病人长期心理问题等等,这里的心理问题出现很多,所以心理医生出现的频率很高,还包括呼吸科门诊病人也可以接受心理治疗等等。对于这一点,我们基本是空白,首先我们没有那么大的心理医师团队,此外,确实我们对患者的诊疗目前为止都仅于疾病治疗,而未到达身与心的综合治疗。
       感慨很多,也确实收获颇多,有些东西是我们能学习的,有些东西是我们能计划的,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的医患关系也会很和谐,在共同面对疾病这个敌人时和患者一起共同战斗。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