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研教学
  • 科研工作
来自阿尔卑斯山下的飞鸿(二十一)——访ABCSG主席Gnant教授
发布日期:2011-12-19 阅读次数:
          ABCSGAustrian Breast and colorectal Carcinoma Study Group,中文名称是“奥地利乳腺癌和结直肠癌研究组。该研究组成立于1984年,共有大约23000名患者加入了临床试验。研究组下辖数十个临床中心,包括700名研究人员和200名护理人员。目前该研究组已成为国际有名的乳腺癌研究机构。
    知道这个机构是在研究生读书阶段,当时ABCSG-8的临床试验结果公布,动摇了三苯氧胺在乳腺癌内分泌治疗中的“金标准”地位。后来就很少关注了,但是近年来,ABCSG-12的结果再次引起了学界的轰动。现在,正好能到奥地利来学习进修,于是很想有机会拜访一下。
    该组织的主席是Gnant 教授,他是维也纳医科大学(原名“维也纳大学医学院”,2004年后成为独立的医学大学)的外科学教授,维也纳总医院外科医生。头衔很多,我最感兴趣的是他领导的临床试验研究组。当然他的学习及工作经历资料我也找到了,甚至是很隐私的问题,如婚姻、子女等也有了解。在到达奥地利后,我试着通过跟他E-mail联系。第一次石沉大海;两周后我再发了一份E-mail,还是杳无音讯。在新城医院进修学习的时候,我发现该医院也是ABCSG的定点医院,与奥国同事聊天时,OA Haider医生说他们关系不错。我就委托Haider医生帮我联系。
    其实,我没有抱很大的期望,以为别人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不过,3天后我发现有希望了。Haider医生E-Mail告诉我最近Gnant 教授不在国内,要一周后才会回国。我当时非常感动,回复时一共用了6个“thank you”、“thanks”等感谢的词。一周后,Haider医生告诉我教授已经回国,并且已经收到了我的前两份E-Mail,但是一直未等到我的确认。Haider医生给了我教授的“private”邮箱,让我直接与教授联系。第二天教授给我回信了,再次表达了类似的意思,再次邀请我与他见面。
    我很快回复了,时间确认在20111215日中午12,地点就是他的办公室。接下来的几天就很忙碌了,白天要到威廉明娜公立医院(我申请到这个医院的整形科参观2/3周)参观手术,晚上忙着准备见面时的交流话题。话题准备的还算充分,包括了解奥地利乳腺癌的治疗现状,ABCSG研究背景及下一步的计划等;也准备了中国的一些基本国情、国内现状,特别准备了专业英语(免得到时听不懂,丢了中国人的面子)。拜访前一天下午,我先到维也纳总医院探路。但是,问了好几个人都不知道(医院太大了),后来好不容易总算找到了。晚上回来几个同事帮我制作礼品袋(在维也纳,一个礼品袋需要3-5欧元)、包装礼品。
十一点半我从医院回来,换上正装,提着礼物出门了。赶到他的Secretary,还有十分钟。我被告知教授临时参加一个院内的会议,需要二十分钟才能回来。
    只好等吧。教授过来了,看到了门口坐着一个中国人,就跟我打招呼,“hello, Dr Ding。简单地表达了我的感谢之情,送上了精心准备的礼物后,很快开始了我们的交流(准确的说,是我的提问)。以下是我们交流的部分内容。
 
    DING:奥地利是个很美的国家,我很享受在这儿的生活。但是贵国也是乳腺癌发病的高发地区,请您给我介绍一下贵国乳腺癌的现状。
    Professor:是的,奥地利的乳腺癌发病率很过,每年有15000名左右的新发病例。但是我们乳腺癌绝大多数是早期的,预后很好。
    DING:乳腺癌保乳手术比率很高。我在新城医院参观时发现保乳率超过80%,请您谈谈奥地利全国的情况。
    Professor:80%只是一个平均的数目吧,而且超过了美国。在我们这里,保乳的比率超过95%。今年我才遇到5例需要乳房切除的病例,要知道每年我会有200300例的乳腺癌手术。
    …………………
    DING:在中国,NCCN指南是最被肿瘤专科医生熟知的,也是临床实践的主要依据。我想知道在奥地利,你们也参考NCCN指南(你完全同意NCCN指南吗)?
    Professor:在欧洲,我们不需要NCCN指南,我们不遵照美国人的东西,我们有自己的资料,就想我们的ABCSG临床试验一样。临床试验的结果已经应用到临床实践中了。至于你刚才提到的问题,我也反复强调,我们没有开展这方面的研究,所以没办法回答你。
    ……………………
    预约的时间是15分钟,事实上教授给了我20分钟。时间到了,教授要工作了,我只好表达我的歉意,同时表达了我的感谢和再次见面的愿望(也许在奥地利,也许在中国)。
    也许这些只是奥地教授的一家之言,对于习惯了“美化”概念的我们来说,短时间内可能会带来一些困扰。“百家争鸣”总能带来一些新鲜的空气。
    在此,特别感谢在拜访过程中提供帮助的友人:
    Professor Gnant             维也纳医科大学教授
    OA Haider                   维也纳新城医院主诊医生
    Attending Dr XU Pengjie     宁波市李惠利医院主治医生
    Attending Dr HU Guimei      宁波市第三人民医院主治医生
    Attending Dr LIU Lihong     宁波市第三人民医院主治医生
    Attending Dr QI Honggang    鄞州区第二人民医院主治医生
 
 普外科 丁锦华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