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医院动态
  • 医院文化
好医生5:每天进步一点点--记呼吸科主任吴宏成
发布日期:2016-12-30 阅读次数:

       在我去采访吴宏成主任之前,有人对我说,这位“2016年宁波市优秀医师”,人非常好但性格有点内向,比较难沟通。带着这种印象去访谈,我却发现吴主任有种非常吸引人的气质,他的魅力不显而易见,你不问,他不会说,你问得越高明,他回答得越精彩。谈着谈着,在他只会平静微笑的脸下,我见到了一颗谈到专业就热情澎湃的心。

吴医生1994年到李惠利医院工作,在建院初期,我们医院只有心内科和普内科,呼吸科只是普内科中的一个小组,分到的床位不足十张,可以说,那时的呼吸科是不成形的。

按照现在的年轻人找工作讲究高起点高平台的标准来说,作为90年代硕士研究生毕业的吴医生可以说来到了一个完全没法施展自己才华的舞台。其实老天只是给这颗金子暂时关闭了一道门,目的是为了让他看到在他面前打开的一扇大窗。

虽然身处小格局的呼吸内科,但这一点都不妨碍吴医生的工作热情,在接下去的6年时间里,不仅开展了支气管镜、胸腔镜、肺穿刺术等,还在时任心内科主任周建庆院长的帮助下摸索开展起了肺血管介入技术。

20004月,在我们医院的内科泰斗赵维庆主任指导及帮助下,我院建立了32张呼吸+5ICU的呼吸兼ICU病房,从此开启了呼吸内科的快速发展进程。吴医生在任呼吸科主任的同时兼任ICU主任,在这期间对急危重病人的抢救积累了很多宝贵的经验,历练了在危急情况下沉稳的心理素质,在往后的工作中,他不止一次地为有这样的经历而感到幸运。

自己专业上,吴医生在市内最早开展无创机械通气、有创-无创序贯等方法抢求急、慢性呼吸衰竭,以及对慢性呼吸衰竭患者的气道管理。他还敏锐地意识到微创介入治疗是以后呼吸内科的发展方向,不仅高效更是改善患者生活质量和预后的有效手段。到目前为止已创下多项浙江省和宁波市的第一,硬镜介入下复杂气道处理方面在全国更是首屈一指。

呼吸关乎生命,分秒之间就会阴阳相隔,在传统的听诊器和X胸片外,呼吸介入治疗涵盖了很多抢救内容,比如:气管镜下支架置入治疗气道狭窄;支气管动脉栓塞治疗大咯血;全肺灌洗治疗特发性肺泡蛋白沉着症;气管镜下的肿瘤切除-----等等等等。

这一切都是吴主任在他还年轻的时候带着一群志同道合的同事一点点摸索出来的。当时的呼吸介入微创诊疗在全国开展的并不多,没有人手把手地教,那就每天反复查阅国内外文献,一遍遍观摩手术视频资料,不断地重复练习。学习从来都是辛苦的,但对于爱学习勤于思考的人说,每天每月每年都有进步是最开心的事。

我们医院的气管镜介入术从以前对病人来说存在一定风险的纤支镜,一直发展到对病人来说安全系数大大提高但对医生要求也极高的硬质支气管镜。硬镜的操作需要专业的麻醉师和呼吸机,是大型的介入操作,在国内外都是只有部分高度专业的人员才会使用。如果看到操作器械,你和我一样会认为这技能应该不难,但事实是:这种技术易学难精,经常出现困难操作,所以对施术者的专业要求极高。也就是说,能做硬镜介入术的,都是呼吸内科的高端专家。

吴医生对这样的挑战很谨慎,总是在新项目前做好充足的准备,尽可能地收集相关资料,疾病就如同战场上的敌人,他从不打无准备的仗。

谨小慎微不是胆小怕事,他对自己的要求严格但不苛刻,因为经验的关系,他承认有时会有不足,但不允许自己犯二过,在他心里,犯同样的错误就是责任性错误。现如今,真的很少有人会有底气说出这样的话,“不二过”,也是孔夫子对自己的至高要求。

就是在这样的努力和对自己的严格要求下,我们从不宣传的呼吸科在病人传病人的情况下同,越来越多的患者慕名而来,如愿而归。

目前,吴医生对良性气道狭窄做硬质支气管镜的硅酮支架植入已到了很熟练的地步,要知道刚开展这项技术时曾经有一个问题深深困扰着他,他发现植入的支架很容易移位。吴医生翻遍文献都没有找到解决的方法,退缩意味着失败,怎么办?

其实我最佩服的好医生都有这么一个共性,他们不会轻易被困难打倒,甚至说有时他们在困难面前显得更兴奋。吴医生的智慧像八爪鱼一样伸出脚来,动用身边每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最后想出一个简单方便的方法:支架经皮穿刺固定,线结打在外面,根据病人的情况,一两个月后再把线结去掉。

问题解决后,一切看上去都显得那么顺其自然,其实在没有现成工具的情况下,利用工具就像是发明创造,整个解决问题做出决策的过程,我更愿意用运筹帷握来形容。

吴医生的魅力就是这一刻从他眼睛里散发出来。接下去的话简直句句都是金句:人在小有成功的时候一定要多反省自己,得意忘形之时也是犯错之日;学习没有什么捷径,唯有下功夫、花时间;学习的时候要质疑书本,不能尽信书;每年都要给自己一个“小目标”,每年都要有进步。

和吴医生讲话,有一个很明显的感受:话不多,但句句是干货,没有什么模棱两可的概念。他说,这是因为呼吸科疾病讲究病理和病源的标本确认,长久以往就有了一是一、二是二的性格。

有一次来了一位病人,在别的医院怀疑肺癌胸膜转移,在胸水中检到可疑癌细胞,吴医生凭着病人的临床症状和多年的行医经验,总觉得这不像是癌症病人,哪怕有所谓的癌细胞被找到。然后他给病人做了胸腔镜,经过仔细找寻和检验确认为肺结核病灶。

对一个呼吸内科医生来说,是会不会胸腔镜,经验足不足的问题,但对病人来说,却是生与死的大事。

有时,他又像个律师,支持疑罪从无,没有铁板钉钉的证据就不会乱扣帽子,给病人徒增无端的烦恼。而另一方面,他会尽量查找病因,在这个他熟悉的领地一丝不苟地认真得像个刚入门的小医生,从不盲目乐观,也不悲观消极。

采访每个医生,免不了要问失败的病例。作为医生,你们享受了救人一命的成就感,那如何面对病人不愈甚至死亡的状况?

吴医生说,面对失败,难免有短暂的情绪受挫,但人不可能一挫就馁,成功的病例值得学习,失败的病例更是可贵。医学本身具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对它要有正确的认识,纵是抢救了非常非常多的危重病人,我们也要清醒地明白我们不是神,除了尽心地治疗外,我们对病人的态度一定要好,我们尽力了,绝大多数病人都会理解。

其实被称为医患关系紧张的今天,真正在医院里的医患关系是和诣的居多,这有众多医生的努力,也有病人的理解配合。

一个人,哪怕平常身体再健康,一生中总会有那么几次去找呼吸内科的医生看个病,说不定运气好碰到吴宏成主任给你瞧瞧。但对于年轻人来说,吴医生不但医身体的病,还能医心。

你知道吗?吴医生带着他的团队默默撑起了我们医院的呼吸内科,现在,呼吸内科已成为李惠利医院的重点学科,但这个瘦削低调又沉稳的好医生最初学历只有中专。虽然80年代能考上中专的都是一等一的人才,但毕竟有它的局限性。

中专医士专业毕业后,吴医生在保黎医院工作了几年,每天几乎都是废寝忘食地学习,最后以同等学历一跃考取了山东医科大学呼吸专业研究生(同等学历指的是你要用自学达到本科生的程度)。是不是一个大写的“牛”字?你的脑海是不是浮现出鲤鱼跃龙门的壮观?看了吴医生的学业历程是不是医好了你怀才不遇自命不凡的小心胸?

回顾吴医生的学习和行医历程,我们真的能感受到,人生的每一步都不是白走的,人生也不是非要赢在起跑线上,一个人活着,要让自己每天都进步一点点,要明白自己内心的追求,就像艾默生的一句经典名言:“和自己的内在相比,过去和未来的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

用大视野的角度去看待人生,你的所有努力,终将成就你心中的渴望。--------这就是我们李惠利医院呼吸内科吴宏成主任医师,不管以前做出了什么成绩,他只想着当下的付出,因为医学总有未知世界等着去探索,只要还在行医,他的脚步是不会停的。

已经被压弯的书橱,写字台上也都是书

颈部青紫色的项圈漂亮时尚吧!其实是为了防幅射。我们做微创手术的医生都是这样,一年不知要受多少幅射,能受保护的也就只是几个关键部位。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以加作者的个人微信公众号“扪心问诊随记”,或扫描二维码)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