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医院动态
  • 医院文化
好医生7:干什么都会成功的人-- 记肩痛专科丁少华主任医师
发布日期:2017-03-07 阅读次数:

作者:检验科叶春霞

在这个世上有那么一类人,他们做什么事都能有所成。仔细观察之,他们好象也并没有秉异的天赋和特别高的智商,但做事必定勤恳好学;他们的思维开阔多样,不拘泥于一点;他们为人有大格局,充满智慧眼光长远;他们是深思熟虑后积极行动派。

我们医院骨科的丁少华主任医师就是这么一个人,在对他采访的四个小时里,我脑海中不时掠过一句话“与君一席谈,胜读十年书。”

丁医生长得并不高大,说话不疾不徐,在对自己医学专业的娓娓道来中透出一股沉稳自信的力量,这个力量犹如愚公的锤子,一下一下艰难却实实在在地开凿着现如今恶劣的医患关系这座大山,在山这一头,医生们知道自己努力的方向终会见到光明;而山那一头的病人,口口相传着从缝隙里透出的光亮,感谢那光亮带来的温暖。

为老人的生活质量而努力

在医学专业里,老年病学是一门专科,虽然我们不愿承认,但日渐衰老的躯体就是像一台老旧的机器一样,这个零件那个螺口都叮铃当啷地出现了问题。对老年人来说,一种病的治疗,背后有种种牵制让医生举步维艰,所以一个老年人,特别是八十岁以上的高龄老人求医都不会太积极,而很多医生也是大都以保守治疗为原则。

其实我也感叹丁医生怎么会有这样的自信和胆量给一个八十五岁的老人坏死的股骨头置换人工关节,做好手术的第二天又强迫病人下床,在辅助凳的帮助下做康复训练。现在,这位老爷爷的术后恢复非常好,前段时间因为疼痛而紧锁的眉头舒展了,笑着要至少活到一百岁。

丁医生说,只要认真评估病人的身体状况,做好充分的术前谈话和准备,打这场胜利之战并不难,别说八十岁,如果病人情况允许,九十岁做置换人工关节的手术都没有问题。最关键的还是病人和医生都要明白一点,人活着,生命质量最重要。

为了这句“生命质量”,丁医生的日常除了工作就是学习,几乎没有什么玩乐时间,他还练就了我们大多数外科医生都具有的骆驼体质:无论是手术还是坐门诊,为了减少尿量,一天只喝一点点水,每次喝都是尽量润润口唇浅尝即止;吃饭对于他好像也是多余的事,他笑称自己的胃功能非常好,一天只吃一顿也能管饱一天,多吃一顿少吃一顿全都随意。所以,他的身材可以十五年不走样一直保持着健康适中的模样;这样的身材保持不但揭示他拥有很好的自控力,还给他买衣服省了不少心-----我们可爱的丁医生有一天在微信里发了一条让人笑翻的消息:平生最讨厌去买裤子,又要试穿又要改短,烦不胜烦。今天一次性挑了3条裤子,然后一式三份共买了9条,分别计划在201620172018穿,这样,三年不用为买裤子烦恼了,真高兴。

一付认真严肃的表情下有这么一颗有趣的心,作为丁医生的病人,想想都要笑出声来。

肩痛专科的重要创新

对于肩膀痛,在老百姓心中有一个耳熟能详的名词“肩周炎”,除了专业的骨科医生,特别是肩痛专科医生,很多医生对肩痛的概念也是停留在肩周炎上。其实肩周炎是一个古老的140多年前的笼统诊断,在现如今的医学书上这个概念已被摒弃。真正符合肩周炎诊断和治疗的病症国际上称之为“粘连性肩关节囊炎”,占整个肩痛疾病的5%。随着核磁共振和CT的应用,肩痛的原因可以追根溯源到骨骼、肌腱、软骨、韧带、和关节等。而在这些解剖细化的诊断中,80%以上的肩膀疼痛是肩袖损伤和肩峰撞击症。

现在信息传播速度是飞速的时代,越来越多的病人在肩痛时来看肩痛专科门诊,丁医生星期四的专家门诊每次都人满为患,期间还有不断请求加号的病人。早上吃饱饭,提前查好病房,8点不到,丁医生就开始了连续不断的门诊时间。

在门诊时,丁医生要给病人做出正确的诊断:肩痛是哪个组织出现了问题?如果是最常见的肩袖损伤,那么损伤程度如何?是可以通过消炎镇痛药和家庭康复体操就能治疗,还是已经严重到需要手术才能治愈?

肩关节治疗主要有三个内容:1、消炎镇痛加上家庭康复训练。2、出现关节粘连的病人可以用玻璃酸钠“关节腔灌注治疗”。这是一种欧美国家普遍认可的治疗肩痛的好方法,它不同于“封闭”哪儿痛打哪儿,它是将复方药物灌注到关节腔隙内,而这个缝隙实际上却不到1毫米。这个从德国学来的看似只是简单的打针技术,其背后所要具备的解剖知识和操作技能非比寻常 ,所以目前为止,这门技术还只是丁医生等少数医生掌握的独门手艺。3、严重的肩袖撕裂需要关节镜微创手术。

医学术语太过复杂和抽象,我们一般人无法理解,简单地说,肩袖是指由四根肌腱组成袖套状结构,包裹住我们的肱骨头,使得关节稳定,能让手臂向各个方向活动。而当肌腱受到损伤时,病人会出现抬手困难,上举无力,夜间疼痛明显的征状,如果是不正确的治疗,会导致病情加重。严重的肩袖撕裂使得断裂的肌腱在手术中拉不到原来的位置,并且肩袖的肌肉也会出现萎缩,这个时候病人往往连系个裤子的能力都丧失了。

自从2010年到德国进修回来后,丁医生进入了“疯狂”的肩关节镜手术的学习模式。除了大量的理论学习,观摩手术录像,他还自费到各个国家顶尖的肩关节镜专家那里去拜师学艺。

2016年初,丁医生学到了日本Mihata教授经过8年的临床实践研究开创的“上关节囊重建技术”(SCR),这个手术使得肩袖撕裂的病人有了一个较好的治疗手段和愈后。手术是把病人大腿的一片阔筋膜取下来装到肩关节内,代替肩关节囊,使关节重新得到稳定,也就是说通过这个手术,如同借力一般使三角肌发力时有了一个支点,由此恢复了肩膀的运动功能、解决了疼痛。

丁医生如获至宝地带着新技术回到了自己的医院,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后,他又自费报名华山医院的尸体解剖学习,又经过一些时候的等待,他终于抱到了一个胳膊可以实践操作了。(在这里,无论是医生还是病人,我们要真诚地向无偿为医疗事业捐赠自己尸体的人们表示深深的敬意)。这次的尸体模拟手术可谓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当手术顺利完成之时,也就是丁医生有十足把握把这个手术运用到病人身上之即。

子曰:学而不思则罔。真正好学的人,他的学习道路离不开思考。在工作中,丁医生发现了一个问题:有些病人在术后半年出现了筋膜补片变薄、疗效下降的情况。去向Mihata教授请教,但没有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那段时间真是路漫漫兮上下求索的艰苦日子,好似美景就在眼前,可一层薄雾遮挡了视线,美好中带遗憾,心头总有不爽。“但很充实,忙碌得很快乐”,丁医生轻轻地带过了那段时间的压力和焦虑。随着“肩痴”外号的获得,丁医生也从固体物理的一个概念中得到启发----“蠕变”,是指在应力影响下固体材料缓慢永久性的移动或变形的趋势。筋膜作为补片的效果是明显的,但日常运动对其功能的损耗同样不可忽视,怎样让这个补片更强韧、生命力更强呢?

我认为丁医生的灵感来自于韬光养晦的点滴积累中,20多年的专业训练让他在骨科领域拓展了宽度,56年的关节镜训练让他在这亚专业的深度上越发精进。不知有没有电光火石的那一刻,那个完全不是吃货甚至希望三天吃一顿以节约时间用来研究的人,竟然受到了三明治的提示,创新地把人工韧带放入两片筋膜中形成了“三明治补片”,让SCR技术如虎添翼,让病人得到美好的同时能长久地拥有美好。

一个临床医生因为忙于给病人看病,精力有限,很容易成为一名医匠,特别是骨科医生,锤子榔头之类的工具一大堆,更是被笑话成“医生中的工匠”。我问丁医生,“你怎么看待这样的称谓?”他依旧好脾气地笑着说:“我们行业内,自己都称自个儿为工匠,我们最大的愿望是用一堆零件为病人打造出钢筋铁骨。”-----“我很专一的,从医学院毕业我就钟情于骨科,一直到现在。”他过后又补充道。

真是不得不感叹,如果病人得了严重的肩痛,那是很不幸,但能遇到这样的医生,又是何其幸运。在丁医生那里得到医治的病人不是成了他的朋友,就是成了他的铁粉,不但因为他的医术,更因为他的德行,病愈的人都强烈地想把自己的幸福分享传递给他人。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随着采访的深入,让我感动的不但是丁医生对医学的一往情深,更是他大气、乐于分享好事物的人格魅力。

回到2010年在德国进修期间。

本来,丁医生去进修的主攻方向是人工关节置换。偶然一天,在手术学习结束后,他“窜门”到隔壁的手术室,那里正在进行肩关节镜手术,他想为他的好兄弟、同窗好友李瑾医生去录点手术录像。(李瑾医生也是很棒的骨科医生,特别是在膝关节的治疗上。之所以还没写到他,那是因为他是我们医院骨一科副主任,先让他这位领导站在幕后为他的好朋友鼓鼓掌。)

哪知,回来后和李医生一起观摩手术录像,他竟爱上了关节镜。看到这里,不知读者有没有和我一样,心里一声惊呼:完了,好哥俩好象爱上了同一个“女人”(关节镜),他们要成为情敌了。

李医生英俊潇洒,丁医生温文儒雅,这关节镜也真是够幸福的。

李医生较早掌握关节镜技术,特别是在膝关节方面。丁医生就虚心向老同学学习,李医生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经验分享给老同学,丁医生在肩关节上越钻越精。所谓的“文人相轻”“同行是敌人”的场面没有出现,他们变成了互相鼓励共同促进的“好基友”,两兄弟在肩袖损伤的手术中各有建树--除了sex,他们越来越相爱,经常形影不离去学习参加各种会议。

他们共同成立了我院的肩痛专科,开创了“肩痛日”,北京大学崔国庆教授称我们医院是全国肩关节发展最快的医院。做出这样的成绩太太太不容易,因为在我们医院,骨科并不是重点专业学科科室,很多时候是在没有机会的情况下,他们不抱怨不气馁,给自己创造出机会来。

有这么一个良性的竞争环境,丁医生对肩痛疾病从战术研究上升到战略格局,因为他认为,骨科的治疗不但要依靠医生,还要靠病人自已平日的康复和正确的运动方式。

这就是所谓的“大医治未病”。2014年,他和李瑾医生主持开办了第一期“肩痛学校”,在随后的两年时间里,资料逐步完善,不但整理了肩关节疾病的诊断治疗手册,他还自费请人翻译了从韩国MADI肩关节医院得来的肩关节训练操。这个学校不但向病人开放,也向全国各地的同行开放,而且,他还免费向同行提供所有资料,帮助他们在当地开办“肩痛学校”,让更多的病人受益。

丁医生自费学习,自费准备材料,可以这么说,在我认识的人当中,他是个相当有智慧的人,他让钱这玩意发挥了最有效的价值。

为了让工作尽善尽美,2015年,他还自费请第三方出面调查病人的反馈意见,反躬自省工作中的不足之处,他想在病人一片叫好声中听到能让自己工作有进步的意见。

果然,由于手术部位接近胸部,一位60多岁的阿姨指出了手术中隐私保护的问题。丁医生铭记在心,在面对病人时更多地站在病人的立场上去看待问题,以更高的要求完善整个治疗过程,事无巨细一一考虑。

谈着谈着,很羡慕丁少华医生能活得这么纯粹那么幸福:心无旁骛地喜爱工作并为之努力;能温和耐心地对待身边每一位人;可以如此无私分享好东西给他人,却得到了更多的好东西;家里的老奶奶刚过了百岁寿诞。

老天虽然时有不公,但却公平地给了每个人一颗善的种子,有的人把它播种成一片生机勃勃的田野。

N>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